删光了热搜的“春蕾”,留下心灰意冷的我们

就在上周,一个名为“春蕾计划”的慈善项目跃入大众的视野。

起因是一个微博网友提出质疑:本应是专门帮助失学女童的“春蕾一帮一”助学项目,却资助了大量的男童,并且极有可能存在“诈捐行为”。

很多吃瓜群众不以为意:都是贫困学生,管他男的女的呢,难不成做公益还要搞性别歧视?

但事实真是这么简单吗?

……

首先,我们先了解一下这个很有名的“春蕾计划”。

百度百科上是这么介绍它的

“救助失学女童重返校园”、“最成功、最有影响力的范例”、“中华慈善奖”……如此云云。

即便它没有用明确的文字标注“不救助男童”这几个字,但是相信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: 这是一项专门为失学女童设立的公益项目不论是它成立的初衷、背景、宣传,无一不是打着“女童”的旗号。

为什么在倡导“男女平等”的今天,仍然会有专门救助失学女童的公益项目呢?

因为“男女平等”,在中国的很多地方,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伪命题。

你知道贫困地区的儿童很可怜,但你可能不知道,贫困地区的女童,更加可怜。

如果家里有三个孩子,父母只能供两个孩子读书,那么很大概率上,去上学的是哥哥弟弟,作为女娃,不如早早嫁人的好。

欠发达地区的女性处于劣势地位,无法获得同等的机会、社会资源和精神关怀,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。甚至在未来很长一段的时间内,都很难被消灭。

像图中类似的新闻层出不穷,媒体大肆宣扬报道时都在歌颂姐姐的付出,

可是这贫瘠的歌颂,滋养着生生不息的悲哀。

难道就因为“女性”这一标签,就要成为所有选择题中,最易被忽视、最先被抛弃的群体吗?

所以当“春蕾计划”诞生时,

很多人都为之庆幸,以为她看到了。

于是才会有社会各界无数的爱心人士或尽绵薄之力、或倾尽全力,对数百万的失学女童施以援手。

在春蕾计划的官网上,也递交了它们的成绩单:

“春蕾计划”已资助女童超过369万人次,捐建春蕾学校1811所,对52.7万人次女童进行职业教育培训”。

可是,如果这时候突然有人跳出来告诉你,

你捐给“春蕾计划”的钱,用来给19岁男“童”买相机,此时你会作何感想?

不仅如此,实际上所谓女童的专项捐款一直都用来扶持着贫困男童

更令人担忧的是,“春蕾计划”被疑“数额不小的90万善款,被捐赠给不存在的学校”

当然,如果现在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想要再去搜索相关信息,那不好意思,已经晚了。

不管是知乎热门、微博热搜、还是曾经某几篇10W+的文章,都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(不知道十步这篇文章能留多久,且看且珍惜吧…)

如今只剩下的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“回应”

“春蕾一帮一助学”项目本批次资助的1267名高中生中,有453名为男生。

在项目执行过程中,接到有贫困家庭男生也需要帮助的反馈,因此在保证大多数受助者为女生的前提下,开始资助部分男生。

最后保证:春蕾计划在未来的执行中,将始终以女生作为资助对象,如确有需要资助男生的情况,将在筹款文案显著位置特别提示。

此事到这里,某种意义上已经结束了,毕竟光靠此也无法再掀起什么舆论。

但是在我看来,春蕾一事,如平起惊雷,震动了一些掩耳盗铃之人,也震醒了被噪音缠绕的我们……

因此

当我们在讨论“春蕾诈捐”,我们讨论的难道是“只有女童应该被救助,男童就应该被无视”吗?

我们真正害怕的是:大众的善意被透支、爱心被消磨,规则是专款专用,却在不知情的状况下,被用在其它地方。不够透明,过于随意,事关诚信,无关男女。

还记得前不久处于风口浪尖的“水滴筹”吗?

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,扫楼寻找求助者,随意填写金额,不审核甚至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。

“想筹多少就填多少,不用剔除医保报销部分,不用考虑家庭实际情况,甚至有房有车照样能发起众筹,连转发求助都有“志愿者”手把手教学”

而这些地推人员之所以“卖力推销”,是因为钱:每单最高提成150元,月入过万,末位淘汰……

一个依托社会成员的信任、善意才得以生长的互助筹款平台,竟然以如此方式进行募集,让多少曾经在此平台上献过爱心的人寒了心!

而水滴筹的兄弟“轻松筹”,早在此前就被曝出过数次黑幕!

没有严格的审核程序、拆迁户也能发起众筹、资金流向无任何监管,

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让所有施舍爱心的人,看起来像个傻子。

如此消费大众的爱心,最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?

真正需要救治的病人,无钱可筹,一个社会的诚信堡垒,就此崩塌。

你可能无法想象,或者觉得啼笑皆非,

在一款“社会扶贫”APP上,所谓的贫困人群,他们的需求都是这样的:

因为腿骨折,需要一个跑步机来锻炼

想出门打工,需要一个拉杆箱,特别标注“89年单身男士”

听说波司登很有名,想买一件穿

为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和品位,消除劳作的疲乏,申请一套堂屋沙发

甚至还有:“给儿买房”

写到这里,十步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各种心情五味杂陈。

尽管该APP平台客服已回应下架“奇葩”需求,但是此次暴露的,绝不是“下架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并不是春蕾计划、水滴筹、社会扶贫APP它们不好,相反,它们的确帮助了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。

我自然也知道每个产业都有缺点,不能强求十全十美。

但是春蕾计划、水滴筹、社会扶贫APP在缺点的暴露上,也恰恰是致命的。

不是不允许有缺点,而是有些缺点,的确不可以存在。

删光了热搜的“春蕾”,留下心灰意冷的我们

很多人想献爱心,但是都会产生一个念头:“我给出的资助有没有真正到达应该受到帮助的人手中。”

这是救助者目前广泛的焦虑,本来应该有更好的方式加以规避,却一次又一次被肆意无视。

当我们撕掉这些遮羞布,展示给大众面前的又是怎样的灰暗与不堪?

最后,十步想说的是,

在如今社会公信力日益缺失的年代,如何把握好每一分善款的利用,如何将救助者和受助者建立起真正的沟通,如何履行既有的承诺,将筹款、资助的流程变得更加透明化,才是各种慈善项目、互助计划、爱心募集最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为您推荐